still309

查看个人介绍

一片天空
一刻宁静

火车司机日记|我们是无罪的杀人者

面对你所选择的一切
逃避并不可耻,但容易错过美好

長和:



儿子和我一共撞死了35人


19个男人和16个女人


算上我父亲和我的祖父,一共75人


我们没有罪,但我们深感抱歉


 


每个火车司机平均一生要撞死26个人


那些人有自杀的、有醉酒的


甚至有仅仅是因为不小心而丧生的


所以依照法律,火车司机是无罪的




人们常常对那些死去的人感到抱歉与悲恸


却总是忽略了火车司机沦为刽子手的惊恐与自责


他们觉得自己罪孽深重,双手沾满鲜血


他们每天都要鼓励自己去相信,去说服自己


“杀人无罪”


怜悯不应该成为负罪的理由


他们的一生都在努力完成自我和解与饶恕



每次伊利亚撞死人之后都要接受心理治疗,他对描述事故经过驾轻就熟。被撞断的手和腿会在空中划出一条抛物线,砸在车窗上,留下鲜红的血迹,慢慢氧化,变紫变黑。会有脑袋被车轮碾碎,碎片散落在枕木之间等待虫蚁的搬运。会有脑袋卡在后视镜的底座上,随着火车颠簸的节奏,朝人眨眼。那些惊恐的、麻木的、绝望的眼神像一枚枚钉子钉进了伊利亚的心里,被血肉包裹,渐渐生锈。




他对心理治疗的过程了如指掌,甚至还可以帮助别人进行心理干预,但是他心里明白这些治疗方式对他丝毫不起作用。他撞死的人里不仅仅只有素不相识的人,还有朋友的独子、自己心爱的女人。这些懊恼与自责太过沉重,重到即便他把他们的死状想象成一颗球,也无法抛出自己的内心世界,反而在他的心中来回冲撞,一天一天,不曾停歇。




直到有一天他遇见了一个小男孩,发生了一场奇迹,多年之后他回想起那天都觉得不可思议。那天他看见西玛的时候,不停地按喇叭并大声呼喊要西玛让开,而西玛只是回头冷漠地望他一眼,便回头继续走着,淡定的、无畏的。一个10岁的男孩子想自杀,那么果断、不闪躲,是因为他足够单纯,以为火车碾过身体的疼痛大概就像奔跑磕伤膝盖那样,无知便无畏。伊利亚也曾想过一了百了,却总是狠不下心,因为他尚未找到自己是否清白的答案。而西玛的出现,让他此后的每一次寻死都多了一份犹豫,是对亲情温暖的眷念。




西玛从小就被母亲抛弃在了孤儿院的门口,他童年唯一的期待就是被领养,把冷漠的陌生男女称为“爸爸妈妈”。他想去澳大利亚,想和袋鼠一起奔跑。但是他所能到达的只是一个偏远的小村庄,他能拥有的只是在书报亭就可以买到的廉价袋鼠玩偶。大人们梦醒之后,顶多唏嘘一声,便起床上班去了。但是小孩子梦醒之后,会感到自己的美好世界整个坍塌。但是还好伊利亚在废墟中拯救了他。



他们如父子般一起生活。伊利亚秉承家训:绝不行亲吻礼,所以他总是默默地关心西玛,却拒绝一切亲密举动,一直用男人的标准教育西玛,坚硬的、严格的、甚至是冷峻的。连西玛在毕业典礼上向他招手,他都觉得那是不严肃、不符合场合的行为。



这个冷峻的男人一直有一件害怕的事情——西玛也要成为火车司机。作为一个父亲他希望儿子永远单纯,生活永远不见血腥,所以从不让他坐火车头。他要他永远面朝阳光,而不是被卷入自责的泥淖,所以他早早地替西玛安排好了工作,在派洛特当一名调度员。他狠心地把西玛送上火车之后,沉重的冷漠伪装瞬间被卸下,脱力之后的他甚至无法站稳。他眼里的冷酷化为浓浓的不舍,而西玛却看不见。



在派洛特的日子枯燥而无味,每天清洗火车头,却无法真正地去驾驶,触手可及却无法拥有着实挠人心肝。偶然的一天西玛碰上了一个不负责的火车司机,把火车丢给了西玛驾驶,西玛像是掉落在面包上的馋虫,兴奋得难以言语。即使窗外漆黑一片,西玛都觉得窗外树绿得流油,花艳得滴血。他的脚就更上了发条似的,踩踏板踩得格外起劲,配合着火车呼啸的声音,仿佛下一秒就要站立起舞了。



但是当迎面驶来了另一辆火车时,西玛彻底慌了,因为他不会转弯,那一刻黑夜变得格外恐怖,树木都成了魑魅,花都长出了獠牙,在等待新鲜的食物。最后西玛选择了跳车,像一个幽灵一般坠进黑夜之中,所有的恐惧都消散在了黑夜里。




进过跳车事件之后,伊利亚知道了一味阻止西玛不碰火车是不可能的,所以他选择了手把手教西玛开火车,最大限度地保障自己儿子的安全。


在庆祝西玛成为火车司机的聚餐上,伊利亚的司机朋友们不断地分享自己的撞人事迹,语气平淡,撞死人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家常便饭,虽然粗糙无味,却难以消化。在午夜十分他们总会想起那些被他们的车轮碾成碎片的人,但是当白天来临,他们便可以轻松去上班,因为他们早已习惯如此。撞死人是他们职业生涯中不可避免的事情,只要他们尽职尽责了,便无可非议。



西玛当了半年的火车司机之后,越来越颓废,精神日渐紧绷,甚至到了要断裂的边缘。因为半年了,他没有撞死过任何人,连一只鸡都没有。他害怕每一个转弯,害怕过没一座桥,他时常刹车,走来车检查四周的情况。他害怕撞死人,所以他越开越慢。但是他也很渴望可以撞死人,因为这样他才能放下恐惧与担忧。接受自己只是一个火车司机,他无法拯救每一个处于死亡边缘的人。他是个平凡人,不必追求高尚的使命。他已经是个大人了,该去直面自己的选择会带来的后果,要有一次真正的成长了。



伊利亚为了让西玛能走出焦虑,获得成长,他选择自己卧轨。晚上他西装笔挺地躺在轨道上,他看见了银河繁星,让人沉醉,让人眩晕,让他忽略了枕木硌着后背的不适。死亡是什么呢?人死后会去哪里呢?活着的人怎么会知道,又没有死过。死亡对于活着的人来说是一场终结,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。所以死亡让我们勇往直前,促使我们去学习、去创造、去爱。



伊利亚曾撞死了自己的爱人,从那之后他拒绝陷入任何的情感,他每天都在悔恨自己。所以即使有女人对他表示得再赤裸、再直接,即使他内心也渴望触碰那个女人,但是他总是在隐忍、在克制。因为他无法接受自己撞死自己爱人的事实,所以他总是陷入在自己的幻想里。在幻想里,他的爱人依旧年轻,依旧温柔。只有死人在时间长河里永远不老。



所以在决定卧轨的那一刻,伊利亚接受了爱人离去的现实,勇于面对创伤。他想要以此来告诉西玛身为火车司机,他们不可能控制得了生死。他们不是救世主,也是刽子手,他们只是平凡的人,是可以接受爱、给予爱的普通人。火车司机是一份职业,尽心尽力便无需苛责了。




但是你身而为人必须有怜悯、有恻隐,不要当一个冷漠的人。所以伊利亚种植了许许多多的白花。他的手轻轻拂过白花,不敢用力,因为他们的手对于白花,就像是火车对于人,有绝对的力量。但是他们控制不了火车,却可以控制自己的手,可以控制自己的心。对于那些因自杀或意外而丧生于车轮下的人,要抱歉,但别自责,因为他们本无罪。在他们的坟前献上一株白花,到一声再见,留一份祝福。


 


面对你所选择的一切


逃避并不可耻,但容易错过美好




原文地址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zIyMzQ3MzQwOA==&mid=2247484910&idx=1&sn=977e3d191e2fdc78f9c6aa6247070b6d&chksm=e81cff81df6b76971ccc3974c62d2a4678a81b1ec2d9939936758f757b1616b02fc93b20a385#rd


资源获取:关注公众号——長和之道(changhezhidao),发送“火车司机日记”即可。



评论
热度(546)
  1. Laurence Anyways長和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双面劳伦斯
©still309 | Powered by LOFTER